天津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140:妖孽横生的年代,爱妃你敢玩跳槽

时间:2021-02-21 02:18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天津资讯网
140:妖孽横生的年代,爱妃你敢玩跳槽_奇书网2

    ( )半夏接手海盗组织后,将其改名为观海阁,而自己则成了名义上的阁主,但她除了改革这一事,亲力亲为,其余诸事全不过问,一律交与林羽与林芙两兄妹打理,自己不过是个名义上的阁主,偶尔发表一点小意见,若不是答应了海贼王,她连这阁主也是不愿当的,可如今想把担子交出去,恐怕还需些时日。

    五月的天,梨花飘香,树下,半夏正与林羽和林芙商讨着阁中的一些事情,远远的便望见全身脏兮兮的半儿和一旁浑身湿嗒嗒的雪豹。

    于是乎,便有了以下河东狮吼的片段。

    “半儿,你给我滚过来!!!!”

    林芙吓得抖落了大半杯茶,兄妹俩很有默契地相视一眼,又来了!

    为了以免被牵连他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那个阁主啊,我们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半夏姐姐再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一身是泥的半儿,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旁边的夏儿一眼,奶声奶气道,“怎么办 ,”

    “娘亲叫你,又没有叫我!”夏儿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看着一身狼狈的哥哥,一脸嫌弃地把小屁股往远处挪了挪,其实当妹妹挺好滴,她再也不吵嚷着当姐姐,每次闯祸,娘亲一定是先数落哥哥,恩,就这么决定了,以后还是安分当妹妹。

    半儿含着食指,聪明的小脑袋仔细考虑了一下下,当即做出明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圆滚滚的小身子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几步,然后停下来,一屁股坐下去,然后躺下来,身子用力往旁边一倾斜,一滚……

    半儿骨碌碌直接从软软的草地上斜着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满身是泥,现在还沾满了绿绿的青草叶子,直接撞进了半夏的怀里,半夏白色的衣服被他蹂躏得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娘亲,抱抱!半儿有乖乖滚过来哦!”软软的小身子在她身上蹭啊蹭啊,然后又不甘心地爬上去,勾住她的脖子,在她面色铁青的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夏儿悠悠然地踱了过来,并且极有先见之明地用肉嘟嘟的小手堵住自己的小耳朵。

    “苁蓉──”

    “小姐,来了来了!”一身月白罗裙的苁蓉从百米开外的竹林赶了过来,手里还捧着一条宰杀到一半的鱼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明白!”不待半夏说话,苁蓉便火速一手拎着鱼,一手拎着半儿跑远了。

    正好两个一起洗。

    “娘亲,娘亲!”

    “夏儿!”看到还算干净的夏儿,半夏稍稍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娘亲,夏儿有一件事情要对你说。”夏儿很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 ,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夏儿煞有介事地拍了拍粉嘟嘟的小手,随即一只威武的白虎从草丛里现身,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白虎原本纯白无暇的毛发如今已经变得满是血污。它的身上背着一个全身湿透的的男人,男人身上多处伤口,头朝下,头发挡住了他的相貌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“夏儿,这是怎么回事 ,”半夏隐忍着怒气说道。

    起风了,旋风裹挟着纷纷扬扬的花瓣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娘亲过来!”夏儿扯着半夏的裙角往白虎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白,快把爹爹放下来!”

    夏儿一声令下,大白很听话地跪下前脚,将背上的男子放下。

    爹爹,半夏一听立即抬手拍额,又来了,又来了!以前捡雪豹,捡老虎什么的也就算了,现在居然真的把人也捡回来了。她真是不应该告诉这两个活宝是她把爹爹弄丢了,害得她整天得处理一下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半夏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,应该是受伤后坠入海中,又被海水冲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其实谪仙岛距离海岸并不算远,只是地处位置比较复杂,且有鲨鱼出没,寻常人若想找到这里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至今上过岛的人寥寥可数,观海阁中也只有林羽和林芙上来过,还是在自己的引领下,而这男人居然可以漂到了这里,倒是和她五年前相同。

    看他浑身是血,身负重伤,绝对是个麻烦的人物,动物她可以收留,可是这个人绝对不能留。

    “娘亲,这次夏儿真的找到爹爹了。”夏儿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哪捡来的就扔到哪里去!”半夏的语气毫无商量地余地,别过脸去,不再看她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看看嘛!搞不好真的是爹爹哦!”夏儿再接再厉道,扯着半夏的裙角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夏儿,你也要惹娘亲生气吗,”半夏低下头,望了一眼裙角边小小的人,心中隐有不舍,两个小家伙一直想找爹爹,可她都不知道他们的爹爹是谁,又让她去何处找起。

    “娘亲,他长得很好看哦!和哥哥很像腻。”夏儿跑过去,蹲下矮小的身子,把遮住男人脸的头发扒拉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让我说第二……次……”

    这男人……这是男人,

    虽然这男人被海水泡的面色发白,略微有些浮肿,但是仍旧丝毫不影响他美到令天地失色的容颜。皮肤晶莹剔透,薄唇略显苍白但是依旧如樱花瓣一般镶嵌在脸上,鼻翼如刀刻一般坚挺,眉峰斜飞入鬓,如巍峨绵延的远山,长长的睫毛似一把可爱的小扇子,在眼睑处落下一排阴影。

    他不似是昏迷,却像是沉睡着随时都有可能醒来,浑身散发着无尽的魅力和尊贵气质,仿若他的存在就是为了魅惑苍生,扰乱天下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一句话,天下大乱,必有妖孽出世。他可是那乱世之中的妖孽呢!

    世间居然有如此美丽妖娆的男子,美到连作为女人的她都有些嫉妒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一般,她靠近男子,蹲下来凑近他。

    这张脸竟然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,似乎……

    夏儿见状顿时燃起了希望,推波助澜道,“娘亲,是不是很漂亮,”

    “恩,确实很漂亮!”半夏毫不吝啬地赞叹道,顺便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脸颊,又滑又嫩,让人爱不释手,居然和她宝宝的皮肤一样好。

    “那娘亲,让他做宝宝的爹爹好不好 ,”爹爹丢了,他就重新找一个来照顾娘亲,娘亲身体不好,他们力气又小,所以她和哥哥商量过了,一定要找个爹爹照顾娘亲。大白和小白,娘亲都不喜欢,这次应该可以了吧,

    “不好,扔掉!”

    她宁愿他去祸害苍生,也不能把他留下来祸害她和宝宝。苍生与她无关,宝宝是她的全部。

    半夏拍了拍手站起来,虽然看着那张脸有些奇怪的感觉,可又没有思绪,便懒得再做多思考。

    身体也有些倦了,寒冬腊月,又怀有身孕,也不知在海上漂浮了几日才到了这岛上,半夏从此落下了病根,畏寒怕冷,容易疲倦,虽然一直精心调养着,但这海上的气候,还是不大适合,她又不舍得离去,总想着过几年再走,便一直挨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“娘亲,娘亲不要夏儿了!哇呜呜呜……”夏儿听完,立即小嘴一扁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,娘亲什么时候不要你了!”半夏又气恼又心疼地蹲下身子将夏儿揽进怀里,这小东西总是比哥哥爱哭爱闹的,弄得她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夏儿要爹爹,娘亲不要爹爹,所以娘亲不要夏儿了!哇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丫头,是什么逻辑!娘亲只是……”话未说完,夏儿哭得更伤心了,乌溜溜的大眼睛里盈满了心碎的泪花,活脱脱一副被抛弃的模样,真是令闻者落泪,看者伤心。更何况这闻者看者还是他的娘亲,怎会不心软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宝贝不哭,是娘亲不乖,娘亲该打!”半夏急忙轻轻拍打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夏儿的后背,柔声安慰道,这两个小家伙活脱脱是她的克星,真是败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娘亲会救……爹爹吗,”夏儿暂,奁煅首盼实溃诤谏亮恋捻永锞∈瞧诖巧袂楹孟袷侵灰卮鸩换崴土⒖袒嵩俅未罂奁鹄矗酚谢坪泳龅讨槭隆

    “娘亲救,娘亲全都听夏儿的好不好  ,”

    “娘亲真乖!”夏儿破涕为笑,奖励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,又伸出胖嘟嘟的小手,糅了揉,娘亲的小脸和哥哥的一样,软绵绵。

    半夏在大白的帮助下将那绝色男子搬到了竹屋里,抬到床上。

    男子的脉象简直比他的容貌更让她惊讶。

    无奈,知道她现在医术了得,为了能够骗过她,莫辰逍可是下了血本,刻意将自己的身体折腾的不成样子,这再次寻妻之路可谓是异常艰难啊。

    “苁蓉,把夏儿抱出去!我要给他施针。”半夏眸中闪过一抹精光,已将插满银针的布袋展开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个男人……”当苁蓉看清榻上之人的容貌时,脑袋轰的一下,秀美紧锁,欲言又止,怎么会是他,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是那两个捣蛋鬼捡回来的,伤势严重,我必须马上施救,否则命悬一线。”半夏一脸无奈地解释道,顾不得多想,将他身上又臭又腥全是水的衣服扒了下来,一件不剩。

    “娘亲羞羞!”半儿急忙用粉嘟嘟的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从指缝里偷偷往外看。

    半夏满脸黑线,这混小子净在说风凉话,也不看是谁把这麻烦给捡回来的。

    苁蓉也尴尬地转过身去,蒙住了夏儿的眼睛,而好动的半儿则是立刻调转身子趴在苁蓉的肩头,睫毛弯弯,眼睛眨啊眨的,好奇地看着男子全一丝不挂的躯体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给他换,无奈之下她只好找出一条薄被盖住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苁蓉,你出谷一趟,到街上买两套男装。还有什么该买的也一并买回来。”半夏有些窘迫地擦了擦额角的汗珠,每一针都扎得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要留下他,”一听半夏如此说,苁蓉立刻急了。

    “留下,留下,娘亲当然要留下爹爹喽。”还不等半夏开口,两个小捣蛋鬼已经开始喋喋不休地吵嚷道。

    半夏揉了揉发胀的额角,这两个小捣蛋鬼,到底是多想要个爹爹啊,自己平时有待他们不够好吗,

    “算了,怎么也先等他醒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苁蓉先去了。”再次意味深长地看了那男子一眼,苁蓉好似有什么话堵在胸口,终究还是一千八百个不乐意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苁蓉姐姐要上街去吗 ,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!”两个宝宝一听上街全都来了劲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!省的在这里给我添乱!”半夏摆摆手让他们离开,有苁蓉照顾,她到也放心。

    听着脚步声离去,她集中精力,下手麻利准确,不到半盏茶的功夫,男子的身上便扎满了轻盈微颤的银针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